ȴʣ ȵ
主页 > 宣汉金曲 >

直击四川宣汉天然气溢流:没有人员伤亡属侥幸
              Դ 未知 2020-10-17


      1月3日21时,中石化正式宣布: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清溪1井天然气溢流第三次压封井施工取得成功。

      2006年12月21日19时许,中石化南方勘探开发分公司部署在川东一口重点预探井——清溪1井发生天然气溢流事件,当地出现成千上万群众自发的、无序的逃命场面,随后,1.2万名当地群众紧急转移。当晚22时左右,该气井被放喷点火。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有关人士表示,宣汉天然气溢流事件侥幸没有人员伤亡,但是其反映和暴露出的当前在能源开发和应急处置方面的诸多问题,仍然值得引起高度重视和反思。

      有关资料显示,宣汉县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已探明储量在6000亿立方米以上,理论储量高达15000亿立方米,仅次于新疆的克拉玛依,居全国第二。目前,中石化、中石油均已进驻宣汉,大规模开发该县境内的天然气资源。

      金鹅村村主任、33岁的预备党员张和平家就住在离井场不足100米的地方,想起那天的情景,他至今仍心有余悸。

      “那天晚上我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听到‘轰’、‘轰’几声震天巨响,接着是一阵强过一阵的刺耳气流呼啸声。由于前段时间村里曾培训过气井抢险及村民逃生知识,我当即意识到是气井出事了”,他告诉记者。

      “我马上出门,喊上村党支部张明寿一起到井场近前去查看,只见井口方向火光冲天,响声如雷。不过,这异常的景象仅仅持续了几分钟就很快停止,加上井场工作人员不让我们进去,我想这次点火响声只是比以前大些而已,可能没啥事,于是就又折回了家。”

      “谁知,刚到家门口,井口方向再次传来刺耳、巨大的轰鸣声。我感觉这次事态可能严重了,马上拨通电话通知各村民小组紧急联系点的电话,要求利用架在山梁上的高音喇叭,通知井场周围村民带上毛巾紧急疏散撤离。同时,我和村党支部张明寿再次一同赶去井场看个究竟。此刻,井场四周已紧紧封锁,只能听到井口有人不停地大吼:‘气压控制不住了!快跑!’很快,井场拉响了警报。”

      由于黑夜里不清楚情况,惊慌失措的当地村民拼命地往外跑,有人连房门都没关,有的连鞋都跑掉了。一时间,呼喊声、奔跑声充斥在整个井场的四周,山间小路挤满了仓促奔逃的人群。

      群众往安全地带撤党员往生死线井附近有清溪镇和三河乡的8个村子,事发当晚,共有约1.2万名村民紧急转移,无1人伤亡。其间,当地广大基层干部舍已为人、舍小家为大家,群众往安全地带撤、党员往生死线上冲,在混乱中尽全力组织村民有序撤离。

      长碥村2组组长、44岁的党员张说,出事那天晚上,他和村党支部柳玉湘等村组干部,迅速向乡上报告了险情,然后一边通过高音喇叭通知村民穿暖和衣服,拿上毛巾、灯火后迅速撤离,一边分头拿上手电筒或手提矿灯,挨家挨户叫醒村民,引导大家往安全地带紧急转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长碥村76岁的胡碧秀老人、90岁的瘫痪老人柳玉汝等,都是张等村组干部背着老人撤离的。

      事故发生后,2006年12月24日和27日,中石化先后两次对发生天然气溢流的井口实施压井措施,然而均告失败。特别是第二次压井时,当天下午15时10分开始实施压井,19时32分基本扑灭大火,然而20时左右,井口再次强烈喷发,大火再次燃起。

      除担心今后的安全外,当地农民群众也对当前资源开发利益分配机制不满。清溪镇地处库区,交通极为不便,农民普遍比较贫困。一位开“摩的”的王姓年轻人说:“我们这地方天然气资源丰富,企业进行大规模开发,但本地老百姓没有受益,反而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这对于老区的农民群众来说是不合理、不公平的。”

      1月1日是元旦佳节,四川达州市宣汉县清溪1井天然气溢流事件进入第十二天。针对受灾群众转移时间较长、思家心切等问题,当地党委、政府采取多项措施,稳定受灾群众情绪,确保他们过一个欢快的元旦佳节。另外,封井作业实施时间初步定在1月3日。

      另外,为使被转移的受灾群众“有事做”,生活充实,宣汉县近日在灾区广泛开展了科技、文化、卫生“三下乡”活动。宣汉县委宣传部长徐代琼说,活动由县委宣传部牵头,参与单位有农业、畜牧、科技、卫生、文化等相关部门。主要活动有送农业科技、养殖技术,免费为群众体检、治病,播放露天电影、演出文艺节目等,很受当地群众的欢迎。

      1月3日,清溪1井天然气溢流第三次压封井施工取得成功。1月4日,四川宣汉天然气溢流事件最后一批近千名灾民,在当地干部的组织带领下开始陆续返家。

      记者了解到,天然气开发企业对突发事件的重要信息没有在第一时间向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通报,是导致当地群众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原因之一。此次事故发生后约3小时,企业方才将相关情况向当地政府通报,当地县乡村干部是从逃命的群众那里最早得知“井场发生溢流”,在具体情况不明的条件下,组织群众疏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