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巴风巴韵 >

评论]巴风古韵《巴人河
              Դ 未知 2019-10-08


      邓斌笔下的巴人河,既取材于现实中的一条河,那就是蜿蜒流淌在鄂西南大山之中的清江,又泛指土家族五千多年来求生存、求发展的历史长河。关于清江,古今不少文人学士曾对它倾注了丰富的情感,留下许多美轮美奂的佳辞妙章;从土家族广为传诵的民歌民谣中,也可窥见清江景观的旖旎多姿和文化底蕴的富丽多彩。特别是“向王天子一只角,吹出一条清江河”的民谣,令我们为土家族民族文化的神秘、悠久与博大精深而激动不已。邓斌的文化散文《巴人河》,可以说是对于这首民谣所包容的人文精神具体而细腻的解读和阐释。

      从间接的史料中,从切身的实践中,邓斌脑海里储积了数不清的人物故事,融合了错综复杂的苦乐悲欢之情。他将这些故事与情感进行拼装组合,与世界各民族文化进行对比和类比,逐渐发觉“比兹卡”(土家人)作为一个山地民族的显著特征,特别是那种直面坎坷磨难、笑对生死祸福的达观信念,那种追求和平宁静、勤于渔猎耕织的朴素情怀,那种崇文尚武、载歌载舞的文化精神,那种嫉恶如仇、竭力维护国家民族统一的磊落胸襟,与巴人传承下来的祖宗情结、巫性思维有机融合,产生了无穷的魅力。作者发觉,土家族的风情与信仰包容着天地人神的大义,却从未有人将它系统地、淋漓尽致地、全方位地表述出来。他深深懂得: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于是,他满怀,轻敲键盘,开始向八百里清江倾吐“我的积郁,我的隐衷,我的至爱”!

      众所周知,尼罗河、恒河、长江、黄河等大江大河,各自哺育了独具地方色彩的民族文化,清江也同样哺育了古韵十足的巴文化。史料记录或专家考证:《九歌》、《离骚》的渊源是古代巴地,甲骨文字系巴人首创,?于的最初使用者是古代巴人,茶的最初发现者和制作者也是古代巴人……诸如此类,不胜列举。邓斌先生在运用这些史料时选材精当,观点鲜明,取舍适度,条分缕析,有血有肉,并十分巧妙地把这些值得土家人自豪的人文信息安插在各个章节之中,读之耐人寻味,品之肃然起敬。邓斌先生在充分尊重土家族历史的前提下,广泛征询意见,并理直气壮地亮出“文化散文”的品牌,用散文体裁去审视从巴子国到土家族的民族史,用散文笔调去解读祖先开辟洪荒草莽的心灵史,并对这个民族在当今时代的文明现状及其发展前景进行了深入的、理性的思考与展望。《巴人河》从民族文化的角度切入,紧紧抓住“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是谁?我们走向何方?”这样一个根本性的哲学命题,来演绎故土巴风。

      从古代巴人到今天的土家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无论是在农业、手工业、建筑业、商业等领域,还是在保家卫国、争取民族的自由解放等方面,都有着卓越的表现。在那些数不胜数的人物群像中,邓斌先生重点选取盐水女神与廪君相亲相爱及其悲欢离合的故事予以抒写,选取“宁舍头颅不舍城”的悲剧英雄巴蔓子忠心报国的品格予以颂扬,还把田世爵、陈连升、向燮堂、温朝钟、邓玉麟、张昌岐以及邬阳关陈氏父子、云来庄范家五虎等英雄人物的形象描写得栩栩如生,感人至深。这些土家族的铁血男儿英勇不屈,与侵略者和统治者进行殊死斗争,谱写了一曲又一曲荡气回肠的清江壮歌。“铁血清江”一章,充分展示了土家民族是一个有血性的民族,是一个有骨气的民族,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民族。

      巴人还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摆手舞的魅力已为世人所称道,“哭嫁”这种古朴民俗在世界各民族中堪称一绝。土家族俗称跳丧舞为“撒尔嗬”,它用歌声送别亲人“入土为安”。生老病死,在土家人看来是谁也逃避不了的自然规律,因此,他们能够理性而达观地对待死亡。“哭着来,唱着去”,充分表现出这个民族磊落的生死信念。具有鲜明的土家族特色并风靡武陵山地的南戏、傩戏、皮影戏、柳子戏、板凳龙、地盘子等民族文化精品至今被人们发扬光大,几乎达到了一种出神入化“巴皮巴肉巴骨”的美的最佳境界。作者在描述这些精彩片断时,采取夹叙夹议、画龙点睛的手法,把读者带进了多姿多彩的文化殿堂,能让读者尽情感受巴人河土家民族粗犷而旖旎的翩跹风情。

      当然,作为艺术作品,《巴人河》不可能完善到无懈可击的地步。作品在谋篇布局的总体把握上,在材料的精准选择上,在对个别人事的看法上,从文化散文的角度来衡量,难免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但这些遗憾也不能撼动整部作品的历史文化价值与艺术价值。